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不卖iPhone卖美妆华强北悄悄开始转型
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04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正在经历这一场变化,进口美妆逐渐取代了电子产品,成为了它的新方向。

  从深圳华强北地铁站A口出来,沿着振华路往东走,短短500米一段路程,你会经过 4、5个化妆品批发城。远望数码城二期、明通数码城、华联发广场、紫荆城和曼哈广场,它们还没来得及换掉数码城的招牌,就已悄然变身,做起了进口美妆的生意。

  明通是其中最热闹的一家。商城里店铺密密麻麻,店名大多结合了香港和日韩元素,如“卓莎贸易”、“东京生活”等,陈列的多是你在朋友圈代购看过的爆款——范冰冰同款酒糟面膜,安耐晒防晒霜,科颜氏高保湿霜,雅诗兰黛小棕瓶……

  印着“正品正货”、“一件代发”、“海淘微商”字样,看上去有点简陋小广告,被张贴在了店铺显眼的位置。商户们忙于分工,撕扯封箱胶的噪音,拖车在地上哐啷作响,以及响个不停的微信提醒声,它们夹杂在一起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是华强北最辉煌的时刻,生意好的时候日入百万。华强北,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,全国电子零售商的拿货圣地,更是不少年轻人南下淘金的第一站。据统计,30多年来,华强北诞生过50个亿万富翁。

  然而,电商的冲击,地铁施工的封闭等因素,华强北在过去几年中经受了客流量骤减的窘境,其身上南中国电子制造业的符号标签也在慢慢褪色。

  “靓女,今日咁早过来拣货啊。” 刚吃过饭的李晓敏,见到有客人路过便匆匆站起身,用生涩的粤语招揽生意。

  即便部分商城转型美妆,华强北每天苏醒的时间仍在中午12点。“和以前一样,从中午营业到晚上11点,越晚越热闹。”李晓敏说。

  去年通过潮汕老乡的介绍,三十岁出头的李晓敏盘下这家只有15平方米左右的店面,只卖日妆。如果没有招牌上“正品美妆”等中文字的提醒,乍眼看去,有点像日本松本清药妆店的缩小版。

  店内只留出收银台和一条窄窄的通道,地面堆满了棕色纸皮箱,有的已划开口子方便客人挑选,有的还是凌乱地放在一角。

  在华强北,越来越多李晓敏这样的美妆批发商户。而其中,有八成是广东潮汕人,他们向来有“抱团”做生意的传统。

  大二学生王冉和她的姑姑也在其中。“姑姑之前在华强北卖数码产品和电子零配件,但渐渐地手机卖不动了,华强北这片市场没落了,从去年开始,就改成在明通做进口护肤品批发。“王冉说。

  除明通外,今年暑假,她们将门店拓到了隔壁华联发广场。“目前门店共三家,仓库六个,都是做进口美妆。基本上每天都在发货,面膜一天成百箱的批发。”

  新学期还未开学,王冉有时会在店内帮忙。但更多时候是通过朋友圈打广告。被小红书种草且对进口护肤品有追求但没什么收入的大学生,是她最容易获得也是最稳定的客群。

  “比如,芙丽芳丝洗面奶在天猫旗舰店售价150元,明通报价80-90元;DHC唇膏在其他微商那里40多元,我们是25元;酒糟面膜天猫国际上卖140元,这里大家会定在60-80元,随季节浮动。”李晓敏说。

  对于进货渠道,李晓敏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们都是自己找渠道,把从日本进口的美妆商品发到内地”。而王冉显得有点讳莫如深,“有点不好解释,反正就是有这么一条路子。”

  福建爱美化妆品连锁总经理林凤平猜测,“华强北的货源,可能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水货,以及从国外免税店、海淘代购等顺回来的,也不排除假货的可能。” 他觉得利润可观,以兰蔻为例,百货专柜进货折扣是八五折,而水货一般六折。

  华联发一商户凌晓健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一猜测。今年年初,他和朋友决定在华强北创业,目前经营的超过300多个国外品牌,大多来自日韩免税店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们请‘刷手’从日韩刷回来的货”,凌晓健熟悉这个圈子的规矩,(刷货)不仅能拿到折扣,获得利润返点,免税店还能退差价。他表示,返点通常给刷手们,自己赚取折扣。

  “你会发现,每个店的情况都不一样,在一些店里,一个品牌的产品只有十瓶左右,但去到另外一个店铺,会发现大量的存货。”林凤平说。

  不过,水货不一定是假货,指的是没有通过正规的报关程序的货源。不过非专柜买到的货,没有人可以确定真假以及品质如何。在中国香港,法律法规是允许水货的买卖,但在中国内地,水货买卖仍属于打擦边球的生意。

  目前,进口化妆品护肤品进入中国内地市场,有着严格的规定。“简单来说,正规的拿货渠道有两个,一是通过品牌方(也就是厂家),比如雅诗兰黛,倩碧,香奈儿,迪奥等在中国区是采取直营;二是通过品牌方在中国总代理或总授权。”林凤平说。

  安徽美林美妆连锁董事长武清林告诉界面新闻,进口品牌入中国除了需要入关批文外,还有授权证书。他们现在判断是否为正规的供货商,有了一个很好的方法,“看它能不能给你线上授权。”

  到李晓敏那里拿货的大多是从事CS渠道化妆品专营店的人,而不是屈臣氏、万宁这样的连锁品牌。“他们通常是在一二线城市郊区或三四五线,自己开店的,那种小的夫妻店。”她说。

  还有一批人专门做线上代购。“但他们来过一次看了之后,以后都不会过来了,在朋友圈发发产品的宣传图和价格就可以轻松赚钱,我们这里支持一件代发。” 李晓敏说。

  这些人本质上更像是代理。“一件代发”的字样在华强北随处可以见,凌晓建有时会“指导”代理如何应对顾客的咨询,“问你货的来源,就说是代购好了。如果问你拿小票,你就说,小票都留给韩国日本那边的同学了,因为可以拿返点。你这样说,懂的人都知道的。”

  去年电商法的出台,以及海关检查力度的加大,使得人肉代购利润空间受限,而转做代理可以节省不少成本。李晓敏认为,这个工作适合家庭主妇和一些自由职业者。

  李晓敏的“朋友圈卖货教学”已经相当熟练。珂润面霜在她的店铺里拿货时114元,代理们在朋友圈标价130元左右,李晓敏会帮忙发快递,发件人写上代理的名字,发件地址按照对方的要求来。在华强北,晚上11点仍可以发快递。

  凌晓健说自己被问最多的问题是:老板,你们的货有没有什么凭证或者授权。随后他在自己的线上门店页面写了很长一段话,并将其命名为“一个脾气不好的卖真货的老板的肺腑之言。”

  “有些有(授权),有些没有。但是,有就证明产品是正品了吗,一个凭证和授权太好搞了,网上有在线设计假印章,全部一条龙服务。”他写道。

  而在面对怀疑时,李晓敏没有什么好的证明方法,她通常会打开包装给看一眼,“这个洗面奶,国际版的比较淡,本土版比较浓郁,瓶盖一大一小,用过的都知道了。”

  如果顾客仍抱有质疑,她便会用手指指墙上“正品保障假一赔十”贴纸,以及旁边贴着的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监管局出具的《化妆品经营要求通告》。

  在华强北开店后,凌晓健很快在阿里巴巴1688上注册了门店,展示部分热销货品。

  “你在1688上搜索“深圳进口美妆”关键词,会发现很多来自华强北。” 凌晓健说。短短一年时间,深圳美妆批发集散地从原来的龙岗、宝安等地转向华强北。

  由于深圳地铁7号线施工,华强北主干道被围挡。交通不便,尘土飞扬,四年的改造期让这里人流量大减。另一方面,在此期间,线上的元器件商城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电商的冲击让这个实体巨头有点猝不及防。

  从iPhone4问世之后,华强北商户逐步抛弃诺基亚索尼,主要经营苹果手机以其周边,整个配件产业链也向苹果手机靠拢。但9年过去,苹果的巅峰期已过,原先在组装二手苹果、倒腾水货机上的优势渐渐失去。

  华强北从过去熙熙攘攘到近几年遭遇空铺潮。高峰期时,离场者大概在三四千家。留下来的则在找寻新出路,有的开起了小吃店,有的卖水果和奶茶,还有的做电子烟生意。

  数码产品属于奢侈品之一,利润空间日渐透明化,同时对于技术、服务的要求比较高,加之近年来竞争非常惨烈,花费三四千块钱购买一台手机,已属于中等偏上的消费水平。

  “但一些女性消费者,消费起化妆品动辄几百、几千块钱,两三个月的时间就用完了。美妆不单单是是快消品,也是高利润的产品,甚至可以说是暴利。”广州尚朵化妆品公司总经理张红辉说。

 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,2018年中国化妆品消费已经超过4000亿的规模。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,过去10年,进口品在中国市场化妆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,从10.8%提升至34.8%。

  这让在电子产品上栽了跟头的华强北商家们看到了希望。按照王冉的描述,华强北目前已聚集了1000多户从事进口美妆的商家,其中不少都是以前做手机数码商户主动转型而来。

  化妆品牌的同一产品在世界各地有着明显的价差,一些化妆品商利用汇率差大量采购后,能在自由贸易港香港低于专柜的价钱卖出而取得利润。这种水货模式,至今被香港化妆品连锁店如莎莎、卓悦和卡莱美等采用。

  林凤平对界面新闻表示,在内地,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水货都从香港进来。深圳靠近香港,货源流通方便,也能节省物流成本,华强北享受着这些“便利”。

  在过去,大家一提到华强北,会立刻想到水货手机、山寨手机。在张红辉看来,华强北商家原先拥有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特进货渠道,正成为他们转型美妆路上的捷径。

  潘建东在远望数码城2期担任招商部经理,他觉得,电商冲击之下,生意模式发生了改变,“很多化妆品商户,就是在这儿找一个批发档口,作为发货据点。现在都往电商、线上去走,没说一定要在线下怎么样。实体没那么重要了,线上线下结合是趋势。”

  远望2期从去年开始改行美妆,潘建东说,租下商铺的人从各个行业转型而来,很难去统计有多少原来在这卖手机的,“还有一些原来就是做化妆品的,以及做服装批发的。店铺租给你,但生意靠个人。”

  来华强北开店之前,李晓敏也做过三年的化妆品微商。“主要做本土品牌,但感觉大家不信任微商的产品,觉得是传销、假货,做的不是很好。”

  李晓敏没有透露入驻华强北之后销售和利润情况,只用“现在的生意比以前好”简单带过。随着网络日益发达,她觉得大家对于化妆品的接受能力正在变强,神算高手心水论坛!相比性价比不高的韩妆,日妆势头正猛。

  明通从去年开始进行全面转型。其招商部工作人员刘明称,招商已接近尾声,“现在只剩下4楼几间五平方米的门店,每平方米600元。基建费改装费3-8万,押2付6,电费水费另外缴纳。”

  一街之隔的远望二期,由于转型起步较晚,现正热烈招租。潘建东和他的同事们在一楼摆出桌椅,一边向前来咨询的意向者介绍,一边递名片。

  为了吸引商户,潘建东说他们免去了管理费和进场费,“5、6平米的铺位还有几十个剩余,每月租金2000元到9500元不等,看具体位置。”

  也许是对转型的不确定性,远望二期的一楼和二楼为美妆区域,三楼四楼仍然定位数码电子,但空置率超过50%。潘建东承认,华强北转型之后成长需要时间,要做到全国家喻户晓要更久。

  漫长的改造后,华强北地下空间已展露出雏形。不久后,电子商场从地面延伸到地下,还将引进餐饮、百货等项目。

  在华强北地面主街,一边仍然屹立着赛格电子市场、华强电子世界,另外一边则是化妆品大牌聚集购物中心茂业天地。

  主街身后不远处的华联发、紫荆城以及曼哈广场在火热招商中。一些跨境美妆商铺刚刚进驻,庆祝开店的鲜花还未凋谢。

  (应被访者要求,李晓敏、王冉、凌晓健与刘明为化名;文章图片除标注之外,均为记者拍摄。)



上一篇:新批发+新零售云衣库创新双模式引领女装批发行业新风向 下一篇:手机批发价太便宜了!不知道是真货吗?